這幾天,來了許多士官
不同的身份,他們是考選的,也就是考不到預官
退而求其次的那種


那群人,一下部隊就搞不清楚狀況
自以為高人一等
並且老是搞不清楚狀況
甚至還動用關係瞧一些有的沒的


已經是待退的月份
也頂天了有好一陣子了
我也都不想管了
某一天,真的笑翻全場


某位士官是監廚
我們剛下哨很餓趕去用餐
飯吃到一半,監廚走過來對我說
"這位弟兄,你知道用完餐要做些什麼嗎?"

旁邊的學弟都看傻了,我也訝異的看著他,什麼都沒說
他還接著
"這位弟兄,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是很清楚吧,讓我來為你解說一下"

就這樣
他生疏的把剛抄完的筆記本拿出來
一條一條的念,並指示我要做些什麼
最後並說著
"這位弟兄,這樣你都清楚了吧!我是監廚,有什麼需要我幫你處理的嗎?"
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義大利肉醤麵跟涼麵沒兩樣,可以熱一下嗎"
"對不起弟兄,我不會咩"

當時全部的人都笑翻了,有人還消遣他說,
一個剛來的人,竟然對一個要退的交待要做的事
而事後那位監廚也才知道,我是要退的學長


就這樣,一切的序幕從這一刻開始
常常收假回部隊,都會聽到許多學弟來跟我說他們怎麼的自以為是士官
什麼都不懂,還命令別人,自己都不去做或帶頭
也不虛心請教比他們早進來的人
甚至也常因為出錯還害全連要開檢討會
自己也因為這樣,把那些士官叫了念了好幾次
有幾次是真的太誇張才嗆了他們


包的事情,繁不急載,這群人,好幾次都令人哭笑不得
連上有始以來最差的士官群..........



inmo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