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那天的早上
我爺爺自殺了......

從沒想過身邊,會發生這樣的事
放下了手邊的一切,搭高鐵趕回去
我以為...我不會再掉半滴淚
我以為,2002年那年開始,死亡對我來說,不就是那個樣子嗎

看著冰冷的遺體,沒有大哭
可是眼淚一直不停的落,不停的落
曾經是一個有錢而霸氣的老頭
曾經嗆剛出社會的我說,你賺那點錢是能做什麼,連零頭都不夠
因為一個會枕邊細語的二奶奶
最後搞的身無分文
為了守住最後一棟奶奶所設計的房子
想不開,就這麼走了



那一天很多事就這麼的發生
我常一直在想著阿諾所演的魔鬼終結者的電影
它最深層的意義不是阿諾,而且對於時空主軸的定義
很多人真的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也以還年輕在定義著自己,但他們卻未發現,我一直在掩飾自己內心的成長

出事的那天,我打給我身邊總是說著要幫助我的師父
他總是說著人皆生而平等,總是說著要大愛,總是說,只要有緊急事件
他會放下一切先處理
打給他跟他說了這事,因為是自殺
我請他陪我馬上下去看狀況
只是希望他可以第一時間對我爺爺做最好的處理
第一時間,他不是答應,而是支支唔唔自己下午有信眾怎樣的
我直接的問:"這次下去所有的支出全都我負責,不要跟我囉嗦那麼多,  
   我只問你,願意或不願意"
就在他還在那說些有的沒的事,我掛了電話啟程
一路上小師父像個查勤的女友一般
狂call猛打,還不斷的寄簡訊說他要跟我去了
然後他知道我很焦躁,無助,需要人陪之類的
簡訊,有必要那麼自以為嗎???
他真的以為我會像他身邊那些巴著他想依賴他的人嗎???
換做是以前,我會緊張,我會害怕,我或許會想找他吧
但那天...我不太想理了

內心甚至覺得無聊至極,找他,不是因為想要人陪
而且我也出乎自己的冷靜
我只是希望第一時間有能人能為我爺爺做最好的處理
在他這次的行為,和先前的反差,加上他平時所宣稱的理念及佛法之下
我內心突然跟自己說
我要找到一個比他更強的師父在身邊

在冰櫃旁,站了二個多小時都沒有動
過去的種種在腦中跑了一遍,眼淚停不住
卻也默默的自己的許了願
什麼事,好像都這麼樣的無所謂了
什麼都不在乎了,眼中只剩下那麼一個目標
只跟著爺爺說,你一路好走,等我的好消息



這一二天來,或許就是這麼的巧妙
因為爺爺的事情,趕回台北的路上,因為別人遇到了一個老師
穿著很像路邊的平民老伯伯
但很特別的,他是林百里的私人老師,無人所知
能知天文地理,是個實務派的人
不語怪力亂神

因為我晚上有課,腿受傷的他
還特別約晚上來永和找我,從他談話的內容及深度
我才相信為何這些大老闆會那樣的相信著他
為何在下每一步棋當中,總是會請教這個老師
他跟我說著,你有任何事都可以問我
我會幫你處理好

如果...這次的死亡
是引領自己走向最甜美夢想的一顆棋子
如果,死亡這顆螺絲的鎖上,造成所有的齒輪開始轉動
如果我從今天開始真的像他說的那樣
那我真的願意,願意賭上自己的一切
不後悔,不回頭,不眷戀......

inmo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