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回家

講不到幾句她又開始口氣不耐的罵人

我也發飆了,一種極致的憤怒

這是第一次,怒到沒有半滴眼淚,這是第一次,我覺得自己的親人無藥可救

第一次怒急攻心,整晚喘氣而睡不著,睡不好


一直以來,她會怪我,為何要舊提他們的事

五年多來,想跟她說的,想讓他知道的,只有二個字~"態度"

看著房間被砸爛的門鎖,我會有種難過和想念

為何這個鎖,當初他不願意修好,因為他想讓她知道,她做了什麼

他想提醒她,可是她卻一點覺悟也沒有

如今,他們到了很遠的地方,爛掉的喇巴鎖對她來說

不過是個廢物罷了


她一直,都會以自己的"認為"和自己的"價值觀"

去自以為別人,去誤會別人

她會因為自己理虧,然後用"然後呢","再來呢","略略略略"等言語

或是擺出一些很"機八"的表情不斷的重覆去回應你

我們兩個都是當局者,說了都不算

但是,爺爺和其他第三者都親眼見過也聽過她的表現和言語時

只是搖頭,心裡也知道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隨便她去了

當我好好的跟她說時

她不但聽不進去,還會把我扯進去,扯些有的沒的五四三

如果以一個親人和父職的身份來看待

那真的很痛苦


生活之中,往往以兩套標準去看待別人

她可以的,別人不行;別人可以的,她也一定可以

她卻認為,她沒有

漸漸的,她會跟你說她想要幹麻

但卻漸漸的不知,週遭的人都感覺得到連她都不知道背後的真正目的

以及為什麼,因為她,聽不進去,也聽不懂

當有幾個朋友說我對她太好時,我總會說不會不會

當越來越多朋友說我對她太好時,我仍會覺得那不算什麼吧

當我越來越心寒,越來越失望時

也越來越覺得一切,好像那麼的沒有意義和必要


這段日子,她交了另一半

但我不滿的

是對方的手段和面對人生的態度

兩個人在一起,是要互相成長,而不是互相墮落

她卻被眼前的美好假象所矇蔽

我沒有資格去破壞她自以為的幸福

也知道那沒有意義,只是增加兩個人吵架的頻率

信任她的我,是我的錯,我也越來越不想管了


這是個孽緣,我能說什麼呢,在另一個世界,反對這件事的他們都不阻止了

我又能插上什麼話呢

都二十了,翅膀硬了,也該對自己的人生去負責

未來受到了什麼傷害和後悔

也不想再聽她什麼後悔的哭訴


她常說:"我都有在改進啊,我自己覺得我有在進步啊!"

聽到這個,你會覺得很可笑

有沒有改進,以自己過去所犯錯誤的經驗

不是自己的"覺得"和"自己認為"

而是從身旁最親近的人,去了解他們的感受

感受你,是不是真的不一樣



砸爛的喇巴鎖,掛在門上搖晃如風中的殘燭

有一天,如果我知道,他敢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偷偷踏進我們的家門一步

我會為了守護我的家,要他好看......

inmo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