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十月以來,被好多長官稱讚著幸運

這些所謂的幸運,我是唯一全都遇到的

在成功嶺一年才一次的三星上將的光臨,我遇到了

憲校的大結訓,總司令難得的到訪,我遇到了

在鐵衛332營九年來,總統第一次一起吃飯,我又遇到了


但...真的幸運嗎???

吃飯,這原本是件快樂的事

其實不然

例假全面管休,放第二梯的自己

假被搞的亂七八糟,時間,是隨長官的意思隨意更動

預定好的行程,一改再改

只為了那短短半小時的餐會,我們要花上二個多星期佈置,採排

學習怎麼掐媚總統;學習怎麼熱情的歡迎他;學著怎麼巴結高官

不夠熱情,重來;不夠活潑,重來;不夠順暢,再重來

每天週而復始的

計劃,又會隨著官階不同的喜好,一改再改



假期的時間,會隨著長官的意思一再更動

也因為如此,不斷改變吃飯的時間,對長輩很不好意思

正因為如此,時間的談不攏,無法肯定日後的行程

妹妹不給我解釋的和我大吵了一架

外人,不知道內部的事

最親的人,亦不能諒解無奈

時間不是自己的,凡事都只能當天或是當下臨時動議

我...能說什麼呢???什麼都不能說



今天的晚上,預定六點離開

可是總統遲到了,七八點才到,我們搞到九點多才放假回家

帝王宴,確實高級,就座的,只有我最菜

可是和沒有一起用餐的學長相比

這是比排骨便當值得的多了

看到總統的開心,很想敲他說:"你不知道這一切,全都是假象嗎"

活在鐵幕裡的悲哀,又豈是平民能了



結束

和總統握手,祝福他的離去

在心裡想著,任務終於結束了

終於可以放假,時數被吃,假被拗

無奈的帝王宴,看到一片的掐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most 的頭像
inmost

inmost

inmo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